您是第  位访问者 | 官方微博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人民政府官方网站 今天是:

文化快报 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人文琉璃河» 文化快报

北京从这里起源 《琉璃河的足迹之一》时间:2017-08-18 02:52:00 发布者:网络

千年日月在这块天空下交替,

万里河山从这片土地上延伸,

古城,从遥远走到今日,

     名镇,从这里迈向未来。


    绵绵的燕山山脉从北京房山西部浩浩荡荡地向南向东,四季山水源源不息顺山而下,把大山冲刷出无数条沟壑,水流蓄势而下,沿层峦叠嶂的百花山西麓而行,到之处逢崖成瀑遇壑为潭,山崖悬壁之上藤萝密布聚花如织,葱笼茂盛的原始植被和色彩纷呈的奇花异草,欢送着溪水冲出山口奔赴广袤的平原。

这是其中的一支河流,她顺势向东南方向滚滚而去,柔静的大地减缓了她的步伐,沿途的村庄把她梳理成一条蜿蜒婀娜的水流。经数万年或数十万年的不停奔袭,她已然疲惫得几近干涸,但她却曾从辉煌的远古流经至此,默默地哺育了两岸无数代生灵。

这块方圆有着110平方公里土地,养育着7.2万人口、位于北京最西南的神秘地方,有一个十分久远的名称,这就是一直滋润着这片土地的水的名字——琉璃河。

琉璃河是大石河的下游河段,由于她地处西周燕国境内,周围数百里都为燕国疆域,故西北部连绵起伏的山脉得名叫燕山,而从燕山中汇集至此的河水也被称之为燕水,北京地区也成为燕京。

历史上琉璃河一直以宽阔的河面、倒映的岸柳,蜿蜒的河道和洋洋洒洒的气势受到历朝历代君王的重视。它用自己丰盈的乳汁,滋润着两岸的良田,运载着水上的船只,成为古代中国文化和物资交流的重要通道。

面对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和浩浩荡荡的水势,历朝历代无数文人雅士到此地驻足观光,抒发他们对祖国河山的眷恋之感和赞叹之情。

燕国太子丹秘密托付荆轲入秦刺杀秦王,他从琉璃河一直把荆轲送到易水旁,荆轲高咏“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大义凛然赴秦血洒秦宫。

唐朝诗人跌名站在琉璃河旁,遥望北京高声咏唱“燕昭北筑黄金台,四方豪杰乘风来”,以警示帝王用人之道。

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抗元被俘,在被押解途经琉璃河时看到国家破碎的河山和摇摇欲坠的小木桥不禁潸然泪下发出无限感叹:“小桥度雪度琉璃,更有清霜滑马蹄。游子衣衫和铁冷,残星荒店乱鸡鸣。”

南宋诗人范成大则面对一波金光灿灿的河水高声咏颂道:“烟林葱茜带回塘,桥影惊人失睡乡。陡步褰惟揩病眼,琉璃河上看鸳鸯。”

据还健在的老人们回忆,直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这里依然河水清澈、渔船穿梭、绿树成荫,大雁栖息,两岸人们临水而居,一派生机勃勃的水乡景象。人们在这里生息繁衍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代,周口店猿人就在这里繁衍。

 
从琉璃河向西北行进十多公里就是闻名世界的周口店,一个至今世界上发现和保存古人类化石最丰富的地方。我们无法想象,几十万年前的人类在如此巨大的地球上是如何选中这里作为栖息地的,也无法推测他们在这里的活动范围会有多大,然而不会有人怀疑他们曾涉足过琉璃河沿岸,因为这里离他们的居住地太近了,因为这里是平原,具有宜人的气候和丰厚的水源,因为这里后来果然就成为了地球上人类聚集最密集的地方之一。

然而大千世界,琉璃河到底是一条默默无闻的小河,无闻得犹如这块土地的历史,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向何方去。

突然有了一个契机,这契机小得就像一个农民去挖一个菜窖,然而,就是这个契机引起了世人的瞩目,琉璃河地区骤然成为了我们华夏民族的一个奇迹。

1963年一个十分平静的日子,琉璃河镇黄土坡村村民施友在自家园子挖菜窖,突然,铁锨碰到一个硬物,发出一声轻轻的撞击,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小小的偶然,竟撞出了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铜器,从而撞出了一个震动历史的天大秘密……
施友挖出的是2件青铜器,一件是“叔作宝蠧彝”铜鼎,一件是“父癸”铜爵。根据这一线索,考古学家在董家林古城址东侧和黄土坡村,先后共发掘西周时期燕国墓葬260余座,出土各类青铜器千余件,由此封尘于三千年前的一段历史被掀开了神秘的面纱。                                                        
三千年前,琉璃河及以北地区还是一片荒蛮之地,这时的中国大地正由第二个奴隶制王朝“殷商”统治,殷商日益腐败,末代君王商纣荒淫残暴,生活穷奢极欲。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姬发联合西部11个小国会师孟津,在今河南新乡一带对商朝发起了牧野之战,最终结束了殷商600余年的历史,建立起我国历史上的第三个奴隶制王朝西周。为了巩固统治,周武王采纳了臣僚对商民进行安抚以稳定天下形势的建议,分封同宗、亲属和功臣,在西周建立诸侯国。如封姜尚于营丘为齐国,封周公于曲阜为鲁国等。让这些诸侯国在疆域的四周形成保护周王室的屏障。
史料记载,周武王在灭商取得天下时有一重要辅臣叫召公,召公乃周武王之堂弟,其位高权重身份显赫,因此成为受封的功臣之一。召公的分封地是燕国,即今天京津地区和河北的北部。就在召公准备前往时,周武王病逝,年幼的太子成王即位,辅佐幼主事大,于是召公被迫留在镐京,成为成王身边重要辅臣之一。在此情况下,建立封国之事只能派召公长子前往。成王册封召公的长子克为燕侯,赴燕地管理燕国事务。克接受“授土授民”之命,成为燕国土地的第一位主宰,自此燕地正式进入燕国历史。
然而召公当时受封的燕地到底在何处?燕最早的国都到底是哪里?文献里有关燕的记载甚少,尤其西周时期的燕国,自第一代燕侯起,有八世燕侯无任何文献记载,也就是说在西周早、中期约200年期间历史处于空白。因此这段历史的真相一直困扰着后人及史学家们。
这一秘密终于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因一个青铜器的问世而真相大白了。
这是琉璃河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
就在这个车马坑和大墓面前,我们似乎还可以感受到那声势浩大的仪式,和举国哀伤的沉重,这里的第一代主宰燕侯克病逝了,在低沉悠远的鼓乐声中,棺椁被缓缓送入墓穴,沉重的泥土把昔日的辉煌与繁荣一同封存了下去。
这是饮酒器具觯、罍、盉(zhileihe),这是出土的青铜器铭文和祭祀用的“圉簋”(yu gui)、乙公簋和堇鼎,这是古人用来烧饭的伯巨鬲。
当考古工作者颤抖着双手从泥土中捧起这些宝贝的时候,就徒然捧起了一段神秘的历史。这些青铜器上似乎还留存着三千年前安放者双手的温热,相隔几十世纪的两双手通过这些宝贝,顿时把历史对接起来。
考古工作者惊呼了,琉璃河镇的董家林村和黄土坡村所发现的是一座规模巨大的商周文化遗址,通过对墓葬及出土器物的考证以及对古城遗址的考察,考古学家最终断定这里正是周初燕国的始封地,而琉璃河古城就是当时诸侯国燕的都城。
     琉璃河地处华北平原与太行山过渡地带,依山傍水、水土肥美,人类临水而居世世代代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到了商朝末期,这里已经是一个小有规模的人类聚集地了。燕侯克带着周朝势力到来之后,燕国在原有的基础上强大起来,把这里建成了燕的腹地都城,形成后来燕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
既然如此,那么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使琉璃河一带这个当日无比繁华的燕国国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呢?

经众多学者根据历代地理书志考证,燕国国都是后来向北迁移了数十公里落户蓟城的。

燕国迁都有两个历史背景:一是燕国北部和西部地区,长期遭受少数民族山戎、赤狄的侵扰,对燕国的经济生产和人民的生活造成危害;二是当年琉璃河水巨宽,每到汛期山洪汇集汹涌泛滥,一片汪洋,给国都造成威胁。燕国北边的华北地区是农耕区与游牧区的过渡地带,并与东北地区相连接,便于发展农牧经济,实施北进蒙古高原、东拓东北疆域的战略,同时这里北据山险,比平原琉璃河一带更便于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

为此燕国举兵北上,吞并了另一个弱小的诸侯国蓟,将国都迁移至现在的北京广安门一带。

原来,琉璃河一带是3055年前西周古燕都的遗址,是北京乃至华北地区最早的都城,是延绵800年的燕国政治中心,是今日世界都市北京的发源之地,它为中华民族最终成为南北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起到过重要作用。这一重大发现填补了史学界西周中早期历史的空白,并以凿实的史料使北京的建城史推前到公元前的1046

19881月,西周琉璃河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给世界带来无上荣耀的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和古中国先后在数千年前的不同地域创造了人类历史的一个又一个文明。人类今天所拥有的众多学科如哲学、科学、历法、建筑、数学、艺术等,都可以追溯到这些文明古国。然而数千年大自然的变迁和人类之间的战争残忍地摧残了这些曾经无比灿烂的古国文明,历史的巨人陆陆续续地倒了下去,负载在他们身上的光辉随之也被埋葬地下,留下的,只有飘飘渺渺的丝丝记忆。

这时,在地球的东方,在一片广袤的土地上,一个泱泱大国从远古走来。无数代肉体一层层地消失在这片土地的山山水水之间,而那不屈的灵魂、坚毅的性格、宽广的胸怀和所创造出的文明却一代代地传承。几千年来,这个国度一代代地经历苦难、贫穷和死亡,弱者一批批地被淘汰,强者一代代地在繁衍,他们正以闪电般的速度实现着自己辉煌的未来。

这个国度就是中国,就是具有数千年文明历史,至今仅存于世的文明古国——中国。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网站导游 | 政风行风热线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北京琉璃河镇政府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洄城村内
邮编:102403 电话:61393220 61393713 传真:61393220 邮箱:liulh@bjfsh.gov.cn